十年重聚——98届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8-09-27浏览次数:144

那年6月,带着对昔日的依依不舍和对未来的隐隐担忧,法学院98届本科毕业生离开了校园,挥手亦挥泪。

时光飞逝,似乎只在俯仰间,已过十个春秋。

近年,每每同学间联络,电话中、QQ上、同学录留言里,再或是小聚时,总有十年重聚的提议。

苏州的同学深感责无旁贷。2008年8月,毕业十年重聚筹备组成立。定时间、议方案、发通知、联系食宿……准备一月有余。

9月20日,苏州东吴饭店大厅。同学陆续报到。

“哎呀!是##呀,你现在这么漂亮啦!”然后是咯咯咯的笑声。

“哎,是##呀!不敢认啦 !”然后也是咯咯咯的笑声。

一听就是许久未见面的女同学,且女人味十足。

“嗨!××!胖了么!”然后是哈哈哈的笑声。

“××!你肚子也不小啊!”然后也是哈哈哈的笑声。

一听就是许久未见面的男同学,且男人味十足。

“咦,站在~~边上穿紫衣服的那个女的是谁?”有男生轻轻地问。

“那不是++班的XX吗,你不记得了,当初光看其他系的女同学了吧,哈哈哈……”有男生高声地答。

一听就是许久未见面的同学聚会。

9月20日晚,苏州东吴饭店宴会厅。师生欢宴。

昔日恩师,有的已黑发染白霜,有的已皱纹上额头。不变的是一如既往的谨稳。哦,不变的还有两位班主任——卢祖元老师的开朗笑声和包军老师的黑色肌肤。已是满头银发的章炳文老师更显清逸,代表诸恩师寄语昔日弟子,除了赞许还是赞许。众弟子早已剥脱当年稚嫩,脸皮成熟至厚,高举酒杯,坦然受之。

酒,红酒、白酒、啤酒、混合酒。

喝,你喝、我喝、他喝、一起喝。

菜不可谓不丰。鸡鸭鱼肉虾还有大闸蟹。但这不是最好的下酒菜,回味着十年前的校园趣事,咀嚼着十年间的人生境遇,不知不觉间杯中已空,再倒!

“来,啤酒,干了!”“好!干!”——一饮而尽——“啤酒怎么这么辣!”原来是错拿了邻席的白酒杯——欢笑!

女生对喝酒是没什么兴趣的,至多不过混在男生中用玻璃杯底敲敲桌面,一起制造些热闹的气氛。然后便又头碰头的去聊私房话了——老公?孩子?减肥?美容?家常?人生?——不得而知。只看见她们嘻嘻哈哈,有滋有味地聊着。

酒足饭饱,该去狂欢了。

9月20日夜,苏州十全街##城。狂欢!

拎着啤酒瓶,摇晃着穿梭于众生之间,七分放肆十分真实。同学录中曾经有留言:“十年一瞬间,不再是单纯的学生。世俗渐渐侵蚀,直到不得已戴着面具生活……为庸俗而扰,市侩所累……”那么,今天该撕下面具,摆脱庸俗之扰,市侩之累,还一个真实的自我了。

高唱,不,是狂吼《海阔天空》。“……多少次迎著冷眼与嘲笑,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十年前多少次这样的狂吼,总也摆脱不了莽撞少年的无知无畏。十年后再一次这样的狂吼,透着掌握命运、驾驭人生的底气。

“……从何时有你有你伴我给我热烈地拍和,像红日之火燃点真的我,结伴行千山也定能踏过……”《红日》热情奔放的旋律再次引起了共鸣,连一贯矜持的女生也挥舞起手中的西瓜皮抑或是里脊肉串,随着音乐摇摆歌唱。

9月21日上午。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参观、怀旧、合影。

有特别怀旧的同学大清早就赶到了东区法学院原址,不知道有没有找回那些记忆。

还是参观一下新建的王健法学院吧。置身法学院,有不敢高声说话的感觉,唯恐搅了这份庄严。模拟法庭、图书馆、现代化的大讲堂,一应俱全。有同学戏言:当年有这么好的条件就好好读书了。

往届毕业照全部挂在了墙上,吸引了同学驻足不前。十年间,偶尔甚至从未翻起那张照片,今天却在这里认认真真地看,仔仔细细地找寻当年的自己。

合影去。刚刚下了一场小雨,草坪更显清醒,钟楼更显瑰丽。十年了,笑脸再次定格,不如十年前齐聚,但遗憾也是人生的色彩。

午饭后,互道珍重,惜别。

人之相处于世,生命短暂。有多少欣然相逢的一刻?那种契合于心的感觉,让人忘却了岁月的流逝!

记下十年重聚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