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财政、土地金融与我国的城市化讲座圆满举行

发布者:范茜发布时间:2018-06-07浏览次数:10

2018年6月5日晚18:30,我院邀请到黄小虎研究员(曾任国土资源部中国土地勘测规划院党委书记、院长,中国土地学会副理事长)为大家做题为《土地财政、土地金融与我国的城市化》的讲座。本次讲座的主持人为程雪阳副教授,我院王克稳教授、张鹏教授、曹博副教授、冯嘉副教授以及苏州市工业园区国土环保局调研员、土地储备中心主任沈永谨等专家作为与谈人参与了此次讲座。

在本次讲座中,黄小虎研究员主要从(1)城市化的驱动力究竟是工业化还是土地财政?(2)城市发展存在一个原始资本积累阶段吗?(2)怎样看待信用创造货币等三个方面,对厦门大学赵燕菁教授关于土地财政的文章展开了分析和商榷。

关于“城市化的驱动力究竟是工业化还是土地财政”这个问题,赵燕菁教授认为城市化的驱动力不是工业化,至少在中国,城市化的驱动力是土地财政,甚至连工业化也是土地财政的伴生现象。他因此认为,土地财政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核心,因为“没有这一伟大的制度创新,中国特色的城市化道路就是一句空话。”但黄小虎研究员认为事情并非如此。他仔细梳理了200多年城市化的历史,认为:1.城市化是对200多年来人口流动趋势的理论概括,产生这一趋势的基本动力是工业化和产业革命;2.城市化对城市发展提出许多新的要求,但城市发展并不等于城市化。赵燕菁把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关系搞颠倒了,并从颠倒的关系出发,歪曲了改革开放的历史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关于第二个问题“城市发展是否存在一个原始资本积累阶段”,赵燕菁教授说,“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启动,都必须跨越原始资本的临界门槛。”“完全靠内部积累,很难跨越最低的原始资本门槛。” 黄小虎研究员认为,赵燕菁教授在这里所说的“城市化”其实是指城市发展,他把两个不同的概念混为一谈了。他所说的“原始资本积累”,是指城市基础设施。他要表达的意思是,城市发展必须有一个先行于其他建设的、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阶段,他称之为积累城市化原始资本的门槛,跨过这道门槛,城市才能正常运转,工业化和城市化才能启动。问题在于,考察世界城市发展,都是在原有基础上滚动发展,并没有所谓投资门槛。赵燕菁所依据的,主要是我国特殊时期部分地区的经验。但是,对于发达地区的大城市来说,新区、新城还是属于依托老城,在原有基础上的滚动发展。到一定时候,还会提出新情况,解决新问题,最终城市规划还可能滚动为都市圈、城市群规划。很难说,存在一个城市投资的终极门槛。还有,许多地方政府盲目规划导致了大量无效的投资,造成大量的浪费。总之,赵燕菁教授的“门槛论”,缺乏充分依据,因而不能成立。

关于第三个问题“怎样看待信用创造货币”,赵燕菁教授的看法是:政府依靠土地融资,是把投资以后若干年里的可能产生的收益,提前预支变现为当下就可以使用的货币。可以这样做是因为货币发行并不受实体经济的制约,而取决于信用制度。更简单的概括是,信用创造货币。黄小虎研究员强调,土地财政和土地金融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赵燕菁教授所谓信用创造货币,主要是指土地金融。我们今天的货币制度,本质上就是信用货币制度,但有了300年经验积累,已经日臻成熟。300年的基本经验,就是信用发展不能脱离实体经济的制约。为此建立中央银行与商业银行分工制度,中央银行负责货币发行,并监督商业银行的运营;商业银行在货币总量控制下,按照存贷平衡的原则,负责日常业务。一旦商业银行的存贷平衡被破坏信用的行为所打破,中央银行就会被迫超发货币,严重了,就可能产生类似于当年法国的混乱。这是世界上任何国家的政府,都必须坚守的一条底线。

黄小虎研究员讲座结束后,苏州市工业园区国土环保局调研员、土地储备中心沈永谨主任结合本次学术讨论的主题,重点介绍了苏州市工业园区是如何从一个产业园发展成为现代化城市的经验以及这种发展与土地制度之间的关系。其他的与谈专家结合自身的研究也纷纷就土地财政以及我国的土地制度发表高见。最后,黄小虎研究员对与谈专家的意见以及同学们的提问进行了认真回应。本次讲座在热烈讨论的氛围中落下帷幕。


(供稿人:马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