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新中国与发展法律教育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6-10-21浏览次数:7

建设新中国与发展法律教育*

在现代中国一般人的脑海中,似乎有一种思想存在,以为现代中国所需要的是,并且只是,飞机,大炮,轮船,汽车等东西。我们要抗战必胜,我们只要飞机大炮及其他类似的东西,我们要建国必成,我们也只要轮船汽车及其他类似的东西。因为我们只要以上种种东西,所以我们就只要培植能够制造此种东西的人材;因为我们只要培植能够制造此种东西的人材,所以我们就只要提倡并发展实科教育。至于法律,就一般人看来,似乎不是可以尊敬或注意的东西,一个强盛的国家的建立,似乎与法治的建立没有什么关系;虽有些微关系,似乎现在我国读法律的人已经够了,或且太多了,所以我们不用提倡或发展法律教育。我们的政府,似乎执行这一个政策已经多年,并正在加强执行中;我国大部分的青年,受到政府提倡实科教育的影响,正在努力实学,以期完成建设新中国的使命。简括言之,现阶段的中国教育政策,是提倡实科教育抑制法律教育的政策,现代中国的青年,大都以读工科为荣,读法律为耻;现代中国大学里,充满了工科学生,而法律学生则逐渐减少,快要成为凤毛麟角了。

很可尊敬的读者们,看到以上情形,将有甚么感想呢?笔者的意见,或许和你们不完全相同。但是一国的政策,应该是可以公开讨论的,所以就大胆的写在下面,以供商讨,批评,采择。

笔者的意见是:建设新中国,除提倡实科教育外,必须同时提倡法律教育。

我们看到凡世界的强国,莫不有很多的工厂,此种工厂能建造很多的飞机大炮轮船汽车等东西,我们就以为强国之所以成为强国,只因为有很多的此种东西的缘故;弱国之所以成为弱国,只因为缺少此种东西的缘故。

但是事实是否如此呢?我们承认:凡强国都有很多的工厂以及飞机……的,我们要成为强国。我们也得有工厂,飞机……;所以我们要提倡实科教育,我们要在最近造就很多制造飞机等东西的工程师。但我们绝对不能承认工厂,以及飞机等东西是构成一个现代强国的惟一因素。在一个现代强国里,隐藏在工厂,工程师,飞机后面,还有一个因素,不易为一般人所发见。这个因素,继续不断的在督促每一工程师,使其尽最大的责任;在管理每一工厂,使其出最多的商品;在监视每一飞机,使其得尽量被利用于抗战建国,而不被恶势力为不正当的利用。这个因素是什么?就是法治。换言之,就是一国内有一种人人所必须遵守的法律。这种法律,规定每一个人的义务;每一个人,不论大官小民,必须遵照法律所规定的义务做事,将其完全的力量贡献于国家,不以私废公,不假公济私。不论大官小民,如有违反法律者,换言之,即不履行法律所加予之义务者,依法惩治,绝不因大官有势力而不罚大官,小民无势力而滥罚小民。世间的强国,惟其有这一个因素,所以在平时能以全国的力量用于生产事业,而造成灿烂光华的国家;在战时能以全国的力量,抵御外侮,而得到最后的胜利,相反的,一个国家,如果没有这一个因素,纵令全国的人民,都是工程师,这个国家也不能成为强国。为什么呢?

这理由不难见到。凡法治的国家,因所有规定各大官小民之义务之法律,都能执行,故法治国家之每一个人都将其全力贡献国家。一国家的构成分子都将其全力贡献国家,这个国家还会不强吗?相反的,一没有法治的国家,她的法律,最多只能施行于一小部份的人,大部份有势力的人,例如有经济势力的人,有政治势力的人,有军事势力的人,口头上虽都拥护法治,但实际上的行为,却完全只顾到个人的利益,不顾到国家的法律所加的义务。此种具有势力的人,违反了国家的法律所加的义务,执行法律的机关绝对不能加以制裁,以是法律就成为具文;以是一国内各构成份子的行为,违反国家利益者逐渐增多;结果该国成为一名义上之国家,实际上其构成份子大都在违反国家生存的原则之下,寻求其个己利益之满足。此种国家,终令全国的人民都是工程师,这国家所设的工厂,也不会很多。决不能及到一个强国所必须达到的数目;退一步言,终令所设的工厂同一个强国一样多,其生产的飞机等东西决不会很多,决不能及到一个强国所必须达到的数目;再退一步言,终令所生产的东西,与一个强国一样多,也不会全部被利用于建设国家,而必有一部份,或且一大部份,被利用于不正当的事务上。此种国家,怎么能成为强国呢?

上面所说,完全是理论。现在且将我国及现代强国的史实,证明我的理论罢。我国清末的史实,很可显示有工程师,工厂,大炮等,而无法治,尚不能成为强国。现代强国之成为强国,更可显示强国除有工程师工厂大炮等外,尚有法治。

我国清末曾国藩李鸿章张之洞辈,因与欧西列强抵触,已知强国必须有工程师,工厂,大炮,轮船,铁路。于是派遣留学生赴海外习科学,设招商局以经营航运,设造船厂以造轮船,设兵工厂以造枪炮,敷铁路以利陆运,创海军以固海防。但是这许多设施,是否能使中国成为强国呢?历史所给的回答是:否,不能。海外回国的留学生,很少与学术,或事功上有所建树,颇多成为贪官污吏。招商局经营腐败,历年亏损。海军军舰吨数,原颇可观,而败于劣势的国家。其他各事业,亦无惊人成绩。此何以故?不是因为曾李等只看到及摹仿到人家的坚甲利兵,而没有看到及摹仿到隐藏在人家坚甲利兵以后的法治吗?

现代世界强国之一是英国。英国以四千万人口,而所建的大帝国,拥有四万万多的人口,其殖民地遍全世界,每天二十四小时,日光轮流照着,不能不算是一惊人奇迹。他们依靠了什么而会有此种伟大成就呢?依一般人看来,强大海军,兴盛的工业,都是造成此强大帝国的重要因素。不错;但是,不要忽略了另一重要因素。英国不是最重法治的国家吗?英国推其最重法治,所以全体英国人都能以全力贡献国家;所以四千万个英国人,便产生如此巨大的力量,比现在我们四万五千万人所产生的力量大得多。

不但以上所述,可以证明法治对于建设国家的重要,我们即以军队为例,也可以见法治的重要。一国的军队,如要完成抗敌守土的使命,精良的武器是不可少的。但只有精良的武器,就可杀敌致胜吗?我们都知道,我们的国军的光荣战绩,并非完全由于军器的精良,我们的国军的有纪律,也是一重要的原因。军队的纪律,等于国家的法律。我们练兵,首重纪律;我们治国,怎么可忽略法治呢?

综上所述,构成一个强国的第一因素,是工程师,是实业,是飞机大炮。构成一个强国的第二因素是法治,是人人——不论大官小民——服从法律,以其完全的力量贡献国家。两个因素,如缺其一,即不能成立强国,此命题应是毫无疑义的了。

我国现在在抗战建国的过程中。在这过程中,我们需要工程人材,需要发展实业,需要飞机大炮等等,所以我们需要工程教育,这是笔者所完全同意的。但笔者以为在这过程中,我们也需要法治;在将来我们抗战胜利,自由兴盛的新中国建立后,我们更需要法治。我们现在法治的程度,无论如何,不能谓为高,这是我们大家应该坦白承认的。因为我们的法治程度不高,我们在抗战中所受到的阻力不小。举一个很显明的例罢;现在最难解决的问题,便是如何达到完全消灭囤积居奇的问题。政府三令五申,希国禁止囤积;但是囤者自囤,积者仍积,以致民生所倚的食米,在四川嘉定,在笔者草此文的时候,每市斤价格,已达国币一元四角,每市石价格,已达国币二百元。我们都知道,这种囤积的行为,完全是妨害抗战,违反国家利益的行为;但我们无法禁止。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们虽造就很多的工程师,亦复何用?工程师同其他人一样,决不是万能的。工程师的技能及任务,在设计利用材料,造成可供人利用的东西;但他们决不能使社会中每一份子,都尽其因尽的责任。这个困难的囤积问题,非工程师所能解决,必须厉行法治,方能解决。为节省篇幅计,笔者只举此一问题,其他的问题,也可以想象而得。简括言之,我们在抗战期中所遭遇的困难问题,其中一部份,可以因多造就工程师而解决;但其他一部份,虽我四万五千万同胞均系工程师亦无法解决。必须厉行法治才能解决。在抗战过程中,需要工程人材,也需要法治;在建国过程中,需要工程人材,也不能缺少法治。我们现在已能顾到发展实业,培养工程人材;但我们于厉行法治方面,尚少顾及。

从上节的讨论,我们可以得到两个结论:(一)欲抗战必胜,建国必成,我们除提倡实业,发展工科教育外,我们必须厉行法治;但(二)我们迄今尚未真正厉行法治,以致遇到困难,尚无适当解决之方法。于是就发生如何厉行法治的问题。笔者认为欲使我国成为法治国,后列五条件,均须具备:

(一)政府要人认真厉行法治 法治既为强国的一个重要因素,每个国民,都应有促进法治的责任。但,政府当局,既有实权,便更当以厉行法治引为己任。政府要人,近来不是没有关于法治的文章发表,但徒发表文章还没有用,要当认真实行。法治的真义,在人人服从法律,事事以法律为准绳:违法者依法加以制裁,不因其有势力而予以容忍;守法者依法加以保护,不因其无势力而予以不公的待遇。政府固希望人民守法,人民也希望政府(包含大小官吏)守法。政府要人,如能一方面事事守法,以身作则,一方面对属员不顾情面,严密监督,如有违法者依法制裁,则属员守法的观念,当逐渐增强,人民自亦闻风兴起,以守法为荣。如是使中国成为法治国,因此奠定强国的基础,实非难事。昔人所谓转移风气,属于一二人而已;我贤明的政府当局,不可不三复斯言。反是,若政府只希望人民守法,而政府本身不守法,大小官吏,均以守法为可耻,以不受法律节制为荣,则何能望人民之实行守法。

(二)宣传法治的重要 我国一般人,无论受过教育与否,无论官吏或人民,守法的观念,太薄弱了。大家以为法律者,可利用而无须遵守,可口头服从而实际违反。所以我国向来虽法令多如牛毛,而实际上等于无法国。现代的中国人,了解守法的重要者仍不多。故吾人,如欲厉行法治,必先尽力对于各阶级的人,宣传法治的重要,使彼等都感觉到法治是强国的必要因素,所以法律必须尊重,违反法律,应当而且必将受到制裁。经这样有效的宣传后,法治的推行,必能顺利。

(三)各级学校认真训练学生守法的习惯 学生均系将来国家的重要份子。一人在学校内所受的教育,于其学生的品性行为,影响殊大。各级学校,如能聘任法律人材,认真训练学生守法,中国法治的前途,自必大有希望。

(四)加强司法及监察人员的保障 司法机关的职务,在执行法律,是法治的必要工具。一国是否法治,以该国的司法机关,是否能对于该国内任何人有效的独立的依法执行职务以为断。过去我国的司法机关虽职权上对于任何人得执行其检察审判等职务,而事实上司法机关所能执行职务的事项,不过一般无势力的普通人民所发生的案件而已。司法人员如逾越此范围。职务生命自由,便失其保障。现在我国的司法,关于这一点,究竟较过去改善多少,笔者尚未敢轻率断定。人熟不欲保其身家性命财产?故欲真正法治,非加强司法人员的保障不可。监察人员,职司监察大小官吏的行为,于官吏的风纪及办公效率,至有影响;但亦非加以真实保障,不能发挥其功能。我们希望政府为厉行法治计,多注意于此两种人员之保障。

(五)广植法律人材 我国现在所有的法律人材已足够了吗?已过剩了吗?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可因吾人是否愿厉行法治而异。如我们不愿厉行法治,如我们以为法律不过是敷衍门面的东西,实际上我们并不希望官吏与人民守法,那么我们或许可以说,现在的司法人材已够了,已过剩了,我们自须改弦易辙,只注意于工科人才的培养。但我们在上面已经说明欲使吾国成为强国,非厉行法治不可,则此答案自非合理,并无采取余地。我们如以为此后须认真厉行法治,则现在我国所有的法律人才,不特质的方面。与外国相较,相去还远;即量的方面,欲以现在所有的法律人才,完成法治的大业,亦相差还远。我们试思:我们要厉行法治,我们必须有很多的法律人材,在学校里训练守法的学生,使他们成为守法的公民,我们必须有很多的法律人材,在社会里宣传守法的重要,使我们的公民,对于法律的应被尊重,都有相当的了解,而使政府得尽量厉行法治;我们要有很多的法律人材,做我们各级政府的顾问,使我们的政府不致违法;我们要有很多的法律人材,做我们各工厂法团等的顾问,使它们的行为,都纳入正轨;最后,我们还得有质优量多的法律人材,在立法机关内依三民主义的原则立法,在司法机关内根据三民主义的精神执行法律,使我国的立法及司法,与世界最强的法治国可以并驾齐驱。我们试问问自己,我们现在所有的法律人材,质的方面,量的方面,是否能当以上种种的重任?

即退一步言,我们如果以为我们的法律,我们的司法,只是为敷衍门面的,我们的司法人材,也快要感觉到不够,废除县政府的承审员,遍设法院,是政府既定的政策。法院要的推事检察官书记官等,依照现行的法令,都需正式法律学校出身,且非正式法律学校出身,决不能胜任愉快。如果现在不赶紧造就法律人材,将来遍设法院,推检书记官等将从那里来?到那时,恐怕我们不得不用粗制滥造的方法;但是粗制滥造的人,怎么能敷衍门面?

撤废领事裁判权,是我国朝野多年来的期望,因为一方面领判权是侵害我国主权的,另一方面领判权制度只在我国还存在,其他如日本,土耳其,暹罗,埃及等国都早已撤废了。观英美等国政府近来的声明,我国在抗战完成后,撤废领判权是不成问题的事。领判权撤废后,住居我国的外国人的案件,将都归我国法院受理。英美等国,因系法治国,期望我国法院执行职务的能力与独立,达到较高的程度,使她们的人民有所保障。我们如能满足她们的期望,她们自必刮目相看,认为我国与她们站在平等的地位。否则,我国将招致外人不断的讥评与抗议,我国的荣誉将扫地以尽。那么我们应如何准备以满足她们的期望呢?笔者的管见,除现在赶紧充实各大学的法律系及广植优秀的法律人材外,实无他法。

一国的成为强国,其原因不但是该国物质文明的发达,而该国的厉行法治,亦其一重要原因。现在的文明各国,因其本身莫不厉行法治,故观察及评判他国,亦以他国的是否能厉行法治为其尊敬与鄙弃的标准。我国清末及军阀时代的紊法乱纪,招徕外国人“无法国”及“野蛮国”等的不堪入我们耳目的名称。物腐滥生,自侮人侮;固自有由。现在国民政府以救国建国为目标,笔者很相信。不过救国建国的先决条件之一是厉行法治,而厉行法治的先决条件之一是造就质优量多的法律人材。现在政府的政策,似乎忽略了这一点;笔者站在一个公民的立场,自应善意地贡献这小小的意见,以供学者的商讨与批评,及政府的采择。这篇文字,绝无攻击任何个人的目的,这是无庸声明的。

李浩培


* 《今日评论》,第5卷第9期,194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