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学的骄傲——《东吴法学先贤文丛》总序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6-10-20浏览次数:16

1915年9月3日,是中国现代法学教育史上值得纪念的一天。这一天,本部位于苏州的东吴大学在上海昆山路20号开设“东吴法科”。“东吴法科”的开设标志着“东吴法学”的诞生。

许多人都不曾料到,东吴法科自1915年开设至1952年暂时中断,虽然只有短短的37年历史,其间又多经战乱,数易校址,但她在坎坷曲折中迅速成长,表现出极强的生命力,铸就了辉煌的业绩。她秉承“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之东吴精神,并且将其融入法学教育,以培养有操守有作为之法律人为正大宗旨,诚如原东吴法学院院长盛振为所言:“良以法律教育之目的,不在培植专为个人求功利之普通人才,当为国家社会培植知行合一、品学兼优之法律人才。”[1]她以英美法和比较法的教学与研究为主要特色,没有英美法就没有东吴法学院,在20世纪上半叶,东吴法学是中国英美法和比较法教学与研究的象征。她云集和培养了一大批法律人才,如雷洁琼、王宠惠、吴经熊、盛振为、倪征?、李浩培、杨兆龙、陈霆锐、端木恺、章士钊、张知本、杨铁梁、孙晓楼、丘汉平、吕光、桂裕、梁鋆立、张志让、查良鑑、何世祯、马汉宝、姚其清、王绍堉、卢峻、潘汉典等等,东吴法律人为20世纪中国的立法、司法、外交和法学教育与研究作出了举世公认的贡献。

东吴法学因其辉煌的成就而备受海内外的赞誉,在20世纪上半叶,东吴法学与朝阳法学在中国法学教育界最负盛名,时有“南东吴、北朝阳”,“法官出朝阳、律师出东吴”等美称。可以说,“东吴法学”在中国现代法学教育史上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是法学界公认的一个品牌,是中国法学的骄傲。

然而,20世纪50年代以后,由于我们对美、英等国的政治态度支配着教育和学术,由于我们强调要建立社会主义的崭新法制而对资产阶级法律不屑一顾,更由于法律虚无主义观念长时期占主导地位而使中国法制受到严酷的摧残,曾经辉煌和引以为自豪的“东吴法学”没有受到正确的对待和应有的重视,“东吴法学”被主流意识抛弃和遗忘了。

毋庸讳言,“东吴法学”在20世纪50年代以后的遭遇是中国现代法学教育史上的一个悲哀。

但是,凡金子总要闪光。在中国法学经过长期磨难和曲折后逐步走向冷静和理性的过程中,尤其是在世界一体化和法律全球化的浪潮正日益迫近我们的时候,人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东吴法学”没有过时,她依然有着强烈的时代意义,当代中国法学尤其需要“东吴法学”的传统和精神。

鉴于此,研究和总结东吴法学的成就和经验,继承和弘扬东吴法学的传统和精神,是中国法学界一项急迫而又光荣的使命。苏州大学和东吴大学传承相沿,系于一脉,秉承“东吴法学”更是我们念兹在兹的一个宏愿。为了实现这个宏愿,我们计划将其作为一个系统工作来逐步的实施。出版《东吴法学先贤文丛》便是这个系统工作中的一个重要环节。

东吴法学之先贤可谓群星璀璨,编辑《东吴法学先贤文丛》也是一个较为复杂和困难的工作。为此,我们计划分期分批地逐一推出。

在《东吴法学先贤文丛》的酝酿和编辑过程中,海内外的许多东吴校友和学界同仁给我们以热情的勉励、关心和帮助,使我们倍感欣慰,深受鼓舞。潘汉典、施觉怀等东吴前辈,张伟仁、贺卫方、何勤华、梁治平、许章润、范忠信、王健等学界精英,欣然担任本套丛书之学术顾问,列入本套丛书的诸位东吴先贤之亲属,给我们以真诚的支持,法律出版社对本套丛书极为重视并鼎力襄助,在此一并致谢。

愿《东吴法学先贤文丛》为现代中国法学留下绚丽的一页!

艾永明

2005年1月28日于苏州大学法学院



[1] 盛振为:“十九年事之东吴法学教育”,见《东吴法学》,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