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陈景辉教授畅谈“法学是什么”

发布者:范茜发布时间:2017-06-15浏览次数:10

2017年6月13日下午18:30, 东吴·龙图法学青年讲坛系列第5讲在王健法学院二楼大会议室举行。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法理学研究所副所长陈景辉教授,应邀作了主题为“法学是什么”的学术讲座。

讲座由我院瞿郑龙老师主持,我院周永坤教授、方新军副院长、方潇教授、上官丕亮教授、郭树理教授、张薇薇副教授、程雪阳副教授、吴俊老师、石肖雪老师以及数十名研究生和本科生聆听了此次讲座。

陈景辉教授首先说明了法学不同于其他知识的独特之处,强调实践性是法律知识的重要特质,这使得我们必须认真法律知识——法学。随后陈教授从什么是知识的属性切入,区分了知识和意见,强调知识必须是被公共证成的意见。据此,陈景辉教授指出了法律知识(法学)遇到的困难:外部问题、内部问题和国际问题。

外部问题即是法学能不能与其他学科区分开来,有人认为法学是与法律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其他很多学科却也可以)。是否有独立的法学,是有悖论的。如果法学和其他学科可以区分,那很多以法律为研究对象的学科不是法学,如果以法律为研究对象的都是法学,那就没有独立的法学。若要仅仅以法律为研究对象,则很难说有独立的法学。

内部问题就是法理学问题。假设存在法学,法学内部是有分割的,分为法理学和部门法区分。但是如何划分那些属于法理学哪些属于部门法?法学知识从哪来?假设存在法学,则法学内部有分科。很难划分哪些归于法理学哪些归于部门法。1981年法理学被称为法学基础理论,把国家从法理学拿走了。但此时麻烦在于知识的来源。法理学将把部门法通行概念一般化,但还需要指导部门法。知识的冗余性由此体现出来:法理学的知识部门法都在讲,甚至部门法还比法理学讲得要好,大量法理学知识与部门法重叠,构成了知识冗余。如果拒绝知识冗余性,那法理学就成了剩余知识。因此,要回答法理学的属性和部门法的属性。

国际问题则是关于法理论的性质是什么的问题。1994年前只有实质问题,1994年后出现了法学方法论有关描述性与规范性的争论问题。


基于上述的问题,在法学是什么的问题上陈景辉教授提出了粗略共识:法学以法律为研究对象。法律是什么意思?最无争议的基本共识是,法律是实在法体系,实在法是特定国家特定时期的有效的法律。通常法和法体系是互换性概念,所有用“法”的地方都可以使用“法体系”,二者并不矛盾,如若不能替换就是没有在法的意义上使用法。因此,法律具有体系性,体系性是法的重要属性。

对待实在法体系的态度之一是教义学,承认和肯定实在法的有效性。此处陈景辉教授澄清了关于教义学经常出现的两个误解:其一,教义学一词来源于宗教,但是法教义学与宗教毫无关系,是比喻性用法。研究对象不可置疑的理论就是教义理论,不挑战研究对象的有效性就是教义理论。其二,教义理论也不仅仅是德国理论,是一般性理论,英语世界就是doctrinal theory。当以其他学科角度来研究法律时,态度多是批判。例如法经济学结论多是无效率,法社会学结论多是不符合社会实际。法教义学的研究方式要肯定实在法有效性,在此基础上展开讨论。关注体系性要求:依法裁判不等于依照个别法条(规范)裁判,把体系贯彻到法律中去判决,呈现出语词和概念要在体系中阐释,否则体系背反。

教义学的属性是说明性理论explanatory theory,陈景辉教授提出“解释”是interpretation,explanation是“说明”,区别是是否摄入价值,说明是没有价值的,解释是有价值的,教义理论是价值中立(value-free),不涉及价值问题,因此教义理论是“说明”理论。法律与社会科学也是价值中立的理论,社会科学理论只关心因果关系,这是与教义学的本质区别。法律与社会有关系,但是是否到了因果关系的程度是值得商榷的,因果关系要求有必然的结果,因果关系的证成是十分困难的,社科法学也无必然的因果关系。

陈景辉教授认为法理学不是法教义学。他随后提出了门槛体系性要求,肯看条件下会有分歧,同是教义学的老师也会有争论,因为有价值的重要性涉入其中。教义学是低端层面的,其往上一层次则是非理想的规范理论。非理想化的规范理论是部门法的高端形态,此处涉及规范存有论与实践理由的类型的区别,在学习规则、原则时,德沃金是实践理由的类型,阿列克西是规范存有论。英语主流理论中规范一词是价值。

非理想化的规范理论的制度性支持要求价值要在实在法体系中找到根据,找不到根据就不能加进来,例如我国目前法体系中没有同性婚姻可能性。非理想化规范理论的性质、要素是价值、实在法体系系所容许的,其任务是展现实在法体系的最佳面、辩护理论(教义理论也是捍卫理论),因此都以实在法体系为中心展开。实在法所能容许的价值是有限的,一种是只能容许坏的价值,另一种是未能尊重本应尊重的价值。

陈景辉教授紧接着提出了第三个层次的理论,即规范理论:摆脱实在法体系的拘束,不以是否符合实在法体系来确定价值。单纯考虑哪个价值真的最佳。


该理论是为解决非理想的规范理论问题而来。理想化规范理论要摆脱实在法体系的拘束。一方面只考虑何种价值最佳;另一方面不考虑该价值是否为实在法所许可。只有坚持理想理论才能促进实在法体系向好的方向改变,给实在法压力使其变得更好。而理想性的规范理论的难题在于法学和其他学科对于其他问题的研究是否可以分开?如何区别道德哲学、政治哲学?陈教授认为区别在于我们的讨论受限于实在法,从实在法问题出发。所有一般性理论是哲学,实在法不是一般性,价值是一般性。

但鉴于第三层次的理论会受个人偏好的影响,陈景辉教授提出的解决方案则是第四层次的理论:后设理论,又称元理论。后设理论是指一个理论背后的理论,针对另外一个理论的理论,是概念分析的样子,呈现出抽象的基本条件,从条件出发展现出具体要求,把不必要的排斥掉。(平等不因自身而重要)薄概念:我们都想要,但是除此之外没有共识。

最后陈景辉教授根据这四个层次的理论为我们总结出他认为的法学的样态。

陈景辉教授讲座结束后,周永坤教授向陈教授颁发了“东吴·龙图法学青年讲坛主讲人”证书。在提问、交流环节,现场气氛十分活跃。参与本次讲座的老师一一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提出的商榷问题;在场同学们也踊跃发言。面对师生提出的各种困惑,陈景辉教授一一作了详尽解答。本次讲座在热烈的讨论中圆满结束。


(供稿:徐嘉欢  蔡松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