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大学法学院朱石炎教授谈两岸刑事证据法则

发布者:范茜发布时间:2017-10-12浏览次数:10

2017年10月9日晚6点半,政治大学法学院荣誉教授、东吴大学法学院客座教授朱石炎先生莅临我院,在中式模拟法庭为我们带来了一场题为“两岸刑事证据法则概述”的讲座。本场讲座由我院张成敏教授主持,众多师生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积极参与。


张成敏教授首先简单介绍了朱石炎教授的经历,以及自己对于曾经看过的朱石炎教授作为法官判决的一个案件的想法,他认为这样的裁判非常的独特,表达了对于朱石炎教授的敬意。在张教授的开场白之后,朱石炎教授就开始了今天的讲座。

朱教授先是表达了自己今天对于来到大陆、来到苏州大学的亲切感,然后他表示会采用对照的方式来介绍两岸刑事证据法则,这包括待证、搜证、适证、举证、法庭查证、心证、确证等环节。

首先,朱教授介绍了刑事证据法的两个基本原则,一个是无罪推定原则。朱教授结合人大常委会的解释、国际条约、美国的判例等介绍了大陆和台湾关于无罪推定的规则,表达了对于大陆不讲无罪推定的疑惑。朱教授认为大家的观念都是一样的,只是表达的方式不一样。第二个基本原则是证据裁判原则,不限于刑事诉讼,只是刑事诉讼特别强调证据,因此刑事证据是有特别严格的要求。大陆和台湾关于这个的规定大体上是一样的,两岸在刑事诉讼法方面的目标也是一样的。


接下来是具体的讲述各个环节。关于待证,两岸诉讼法都是一样的。犯罪事实是主要的、核心的待证事实,但是其他的相关的事实也不能忽略。第二点是适证,即证据要合格。民事诉讼特别强调当事人要适格,而刑事诉讼特别强调的是证据要适格。两岸的刑事诉讼法都是采用绝对的排除,但是也有一些是相对的排除,即虽然有瑕疵,但是在证据的使用上姑且授权给法庭决定是否采用,具有一定的空间。第三点是跨境取证、跨国取证涉及的物证的证据能力的标准可能存在不一样的地方,国际的基本原则是以取证地法的规则为准。接着是举证责任,举证的问题两岸也都是一样的,都是原告举证,包括自诉人和检察官。证据调查就是合格的证据还要经过法庭调查、法庭辩论,法官要亲眼接触到证据,然后才能了解案件,否则法官无法做到心证。证据能力和证据调查在台湾叫做严格的证明法则。第五点是证据的证明力,即这个证据虽然合格,但是无法证明本案的事实。法官要衡量证据,这在台湾叫做自由心证原则。再接着就是确证的判断,台湾虽然没有法律明文规定,但是有判例,如果有合理怀疑的空间的存在,就不可以被判决为有罪。而大陆在刑诉条文中则是明确规定了排除合理怀疑。

另外,朱教授还表示不可以用现在的标准去看过去的事实,每一个制度的发展都有其历史因素,有主观条件、客观条件,法律永远是落后的。法律规定以后要具体落实到实践,同时法律规定也要与时俱进。

在朱教授讲座结束以后,张成敏教授做了简单的总结。张教授先是表达了朱教授的讲座给自己带来的启发,同时也针对朱教授关于无罪推定的疑问发表了自己的理解。在座的同学也从毒树之果等方面提出了疑问,朱教授详细做出了解答。讲座在大家的掌声中结束了。


(供稿:孙加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