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修东吴学术论坛第四讲:程兆奇教授谈东京审判的若干问题

发布者:范茜发布时间:2017-10-20浏览次数:10

2017年10月18日下午,我院在中式模拟法庭举办了题为“东京审判的若干问题”的讲座。主讲人是上海交通大学东京审判研究中心主任程兆奇教授来,我院方潇教授担任本场讲座的主持人。


程兆奇教授作为上海交通大学东京审判研究中心主任,主要从事中日战争遗留问题研究,发表过《南京大屠杀研究——日本虚构派批判》等若干论文和书籍,对东京审判研究颇深。

在这次讲座中,程兆奇教授主要探讨了东京审判中的三个问题。

讲座伊始,程兆奇教授与我们探讨了东京审判与我们的关系,并以此作为铺垫引出了东京审判中的三个问题:第一个是东京审判是否违背罪刑法定原则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中,程兆奇教授特别提到了反和平罪和反人道罪这两个罪名。

首先,反和平罪是否违反了巴黎非战公约?反和平罪是否为事后法?反和平罪之共同谋益罪是否合理?程兆奇教授就这些问题做了深入的探讨并发表了自己的观点。设定反和平罪是合法的,而且尽管这是一个事后法依然是有效力的,因为日本战犯的行为严重性已经上升到人类文明的层面。共同谋益是为了将犯人一网打尽,它的合理性与天皇战争责任有关。


其次,已经有普通战争罪了为什么还要有反人道罪?普通战争罪和反人道罪的区别是,反人道罪不分平时战时,并且不分本国敌国。教授还就此拓展讲了德国纳粹的种族屠杀和南京大屠杀的区别和关系。

第二个问题是东京审判检辩双方的证据的争议问题。通过对资料的查阅、搜集、整理,程兆奇教授发现日本人做了大规模的伪证。例如:对比松井石根和小川的日记可以发现,作为证据的日记有大量的伪造迹象,并且有些甚至是与现实相反的或与历史记载不符的。通过对庭审的旁听者的采访也可以知道日本人有些证据是不能令人信服的。

第三个问题是天皇的战争责任问题。美国对天皇免责解释的理由是抨击天皇会增加日本人的敌忾性,并且天皇其实只是消极应对的角色。而程教授认为此理由不成立。一直以来,天皇是主动还是被动的都无法证明。但是通过研究发现在《昭和天皇独白录》里,天皇承认所有的大事都是他拍板的,美国说天皇是消极应对战争的理由显然是不成立的。程教授认为,天皇免责其实是美国的误判,而且这一误判也加剧了问题的复杂性。
在探讨完这些问题后,进入到学生提问环节。学生们踊跃发言,问了很多问题,程教授都一一做了耐心回答。最后同学们以热烈的掌声感谢程兆奇教授的精彩讲话,本次讲座圆满结束。


(供稿:陈媛  审稿:范茜)